教师需要知道的5个关键词

时间:2015-03-28 16:35:00 编辑:信息中心 阅读次数:

新一轮学习革命,教师需要知道的5个关键词!

 

随着在线教育的迅猛发展,网络如同冲击出版、新闻、商业等领域一样,也冲击学习领域。新一轮的学习革命,正在向我们走来。诚然,我们不能把“学习革命”仅仅理解为借助新技术向学习者提供更丰富的学习资源,这算不上“革命”,充其量只是一种改善,一种改良。标志学习革命的关键词应有五个:自主学习、个性化学习、认知诊断、批判性思维和教育增值……


自主学习


很多年前听过一个教育讲座,一个澳大利亚的教师讲:

教了30年的物理课。第一个10年,我是‘教物理’第二个10年,我是‘教探索’;第三个10年,我不再是‘教’学生如何探索,而是‘支持学生自己去探索’。“

“教师主导”的教育深深植根于中华文化传统之中。为了跟上新一轮学习的学习革命,为了开发我国的人力资源,需要重新思考学习过程中教师的作用,需要更多地鼓励学生依靠网络的支持进行自主的探索性学习。把学生从“配角”变成“主角”,把曾经是主角的“教师”变成作为配角的“助学”。这样,才能够算“学习革命”。

 

 

个性化学习

 

伴随工业化过程出现的现代学校,确实提高了教育的效率。由于教师职业资格制度的形成,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教育的质量。但是,付出的代价是学习过程中个性的丧失。

学生们拥有不同的性别、成长经历、生活环境以及智力和心理发展的水平,他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并不是统一的教科书和统一的课堂教学可以满足的。

不同的学生需要借助不同的学习资料以不同的方式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来完善自己的人格,来发展自己的能力。尊重学生之间的个别差异,尊重学生的个性,这样,才能够算“学习革命”。

 

 

认知诊断


近几年,认知诊断(cognitive diagnosis,常被简称为CD)是教育研究领域中的一个热门话题,大量的博士、硕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将认知诊断作为研究课题。

 

传统的考试仅仅报告一个总分。获得相同总分的人,可能具有不同的认知结构和过程。

认知诊断研究将认知心理学和心理测量学结合,借助现代的统计方法和计算机技术,对学生的认知结构和认知过程进行个性化的诊断分析,向学生、教师提供更丰富的反馈信息,对进一步的学习和教学提出更具体、更有针对性的建议。认知诊断过程可以发现每个学习者的知识掌握状况,发现每个学习者的认知结构,并提出补救建议

只有借助现代的统计工具、高速计算机和网络环境,才可能根据每个考生在考试中的反应做出认知诊断。今天,已经发展出多种认知诊断的数学模型,包括规则空间模型、统一模型、融合模型、DINA模型、属性层级模型,等等。


根据认知诊断的观点,考试不应仅仅提供一个笼统的“总分”,而应该进行描述性计分(descriptive scoring)。描述性记分的关键步骤是对测验所要测量的能力进行特征(feature)定义,定义这种能力所具有的属性(Attribute),详细描述学习的进程,界定不同的认知模式和不同的问题解决路径。借助网络、测量技术和计算技术,向学生、教师提供及时的、有针对性的认知诊断服务,才能够算“学习革命”。

 

 

审辩式思维

 

今天,人们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在评估一所学校时,应该更多地关注“产出(output)”。今天,人们更多地关注基于“产出”的教育评估。


为了对“产出”进行评估,由520所公立大学组成的美国州立大学联盟(American Association of State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AASCU)和公立大学联盟(Association of Public andLand-grant Universities,APLU)共同推出了一个对高等教育进行评估的“自愿问责系统(Voluntary System of Accountability,VSA)”在VSA中,定义了核心教育成果(Core Educational Outcomes)包含4个部分:

  • 审辩式思维 (Critical thinking)

  • 分析性推理 (Analytical reasoning)

  • 阅读 (Reading)

  • 写作 (Writing)

随着网络的发展,获取某种特定知识越来越容易。以往,为了查找某一个资料,我们可能要在图书馆中寻找许多天,今天,借助搜索引擎,我们可以信手拈来。今天,重要的已经不是对特定知识的记忆,不是向学生灌输一些特定知识,而是发展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

伴随思考的深入,人们发现,对于一个理论、一个观点、一个命题的论证,不是一个可能立即得到答案的实验室研究,不是一场可以决出胜负的球赛。持有某种观点的人完全将自己的论辩对手说服的情况很少,持有某种观点的人将所有的论辩对手说服的情况也很少。

目前,仍然还有一部分学校中广泛流行的是形成于20世纪以前的“真理——谬误”的简单思维方式。这种思维方式把学习过程理解为一个学生学习和掌握“科学真理”的过程,理解为一个老师向学生传授“科学真理”的过程。

改变这种陈旧的学习方式,不再是简单地向学生灌输特定的结论,而是倡导研究性的学习,发展学生的批判性思维能力,使学习成为一个探索和发现的过程,而不仅仅是一个记忆和拷贝的过程。这样,才能算是“学习革命”。

教育增值

 

近几年,“增值(Value-added)”成为教育领域中的热门话题。人们认识到,由于学生的原有基础不同,仅仅根据一个学习阶段的结业水平对学生、教师和学校进行评价是不合理的。相对于一个学习阶段结束时的终结性评价,“增值评价”更重要。在学习中,需要更多地关注学生经过学习以后获得了多大程度的进步和增值,需要关注教师和学校在帮助学生获得增值方面所发挥的实际作用。


在上面谈到的美国两个大学联盟共同推广的“自愿问责系统(VSA)”中,就包含一套关于“增值”的测试和计算方法。根据这种方法,在学生入学和毕业时向同一组学生进行一项反映“核心教育成果”的测试。通过计算两次的成绩差异,对学生的“增值”情况进行评价。

增值固然是一种教育评价技术,更是一种学习理念。如果以学习的“增值”理念来审视今天的学校教育,不难发现,即使在一些办学条件很好的学校中,增值效应也是很有限的。其实,早在半个多世纪以前,中国教育改革的一些先驱者就已经意识到“教育增值”的问题。其实,教育机关所关注的不仅仅是每个学生是否掌握了教学大纲中所规定的内容,而是关注是否每个学生都获得了增值的机会。这样,才能算是“学习革命”。

来源:《中国大学教育》


怎么賭甘肃快3能赢钱 贵州快3整合算法 秒速飞艇稳赚方 贵州快3免费计划 秒速赛车有规律吗 秒速时时彩能赢钱吗 全天甘肃快3计划 上海快3走势图 秒速时时彩娱乐 上海快3是什么彩票